作诗以博雍正皇帝欢欣之情事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8年12月04日

  玉泉山的景色是燕京八景之一,古称“玉泉垂虹”,后因为乾隆因“垂虹”不该时景,于十六年(1751年)改名为“玉泉趵突”,张若澄所画的《燕山八景图》上对此景有细致的描画。图中所见是玉泉山山坡南面的景色,以玉泉湖为核心,湖中布列三岛,湖西面有一群建筑群,再往内走到湖北面,有别的一组建筑群,这两处即是静明园次要的宫廷园林建筑。若对照样式雷所绘的玉泉山南部画样则更一目了然(著录于《海淀史地丛画 · 乾隆玉泉山靜明园诗》,北京,2014 年)。

  民国期间玉泉山曾开放为公园让公众参观,但开国后旋即成为军政首长办公休憩之地,从此又成为禁地,寻常人不得进入,主席,周恩来总理,朱德元帅及将军等人都曾留居于此。跟着国度建立,玉泉山成为主要的政治决策地,很多政策的草拟都在这里制定,也见证了很多主要的汗青事务;沿袭清朝旧制,玉泉山农地也再次负起为党政军带领供给农作物的任务,成为特属农地。这一处得天独厚的宝地,从清代到今日都与国运互相关注,在这近三百年的中国汗青中饰演着举足轻重的脚色。

  由于直隶地域水利欠修,常壅塞水涝,雍正三年,怡亲王允祥被派总理京畿营田水利事务。他亲身勘查河流,修河造田,辟荒地数千里,还礼聘南方农人教北方种植水稻,数年之间成了千里良田,水灾削减,构成了弘历诗中所吟咏的江南气象。

  玉泉山地域曾是永定河旧道,地下水资本充沛,早在辽代,玉泉山就曾是帝王行宫,之后金章宗在山南坡玉泉附近建筑“芙蓉殿”,也称“玉泉行宫”,燕京八景是哪些景致是玉泉山园林建筑的前导发轫。清顺治皇帝曾多次在玉泉山校猎和驻跸。到了康熙年间,起头大规模建筑玉泉山行宫,于康熙二十一年(1682年)建成,定名为“澄心园”,十年后改名为“静明园”。

  本次香港秋拍期间,“富贵似锦 — 乾隆彩瓷三绝”专场拍卖将于2018年11月28日盛大举槌。届时,三大顶级重器——磁胎洋彩蓝耳百鹿尊、磁胎洋彩锦上添花御题诗描金“玉泉山”图瓶以及洋彩皮球锦纹罐将注目登场。在此之前,我们邀请了佳士得中国瓷器及艺术品部资深专家连怀恩带我们追根溯源,探究玉泉山这一举足轻重的奥秘御花圃,从而领会更多“玉泉山”图瓶背后的汗青内涵。

  在辽、金、元、明及允祥治水的根本之上,清乾隆期间大兴水利,大规模疏浚玉泉诸水,开挖昆明湖、玉渊潭两洪流库,以处理国都供水和西郊水患之难。玉泉山的水,在古代北京城供水中拥有极其特殊地位。清代学者陆以湉(1802-1865)的《冷庐杂识》第六卷中记录乾隆皇帝出巡之时,曾造一银斗用以批评全国各地的水质。前人认为水越轻则水里杂质越少,暗示水质好。丈量成果发觉皇宫旁的玉泉山泉水竟然最轻,一斗恰重一两,为全国第一,遂封玉泉水为全国第一泉。

  满清入主华夏时曾由于北京城内水质欠安而深感苦恼,多尔衮便说过“京城水苦,人多疾病”,本想再建新城移居,最初因经费浩繁而罢。朝鲜使者李坤出使中国时记录过沿途用水的水质:

  我们从乾隆之堂弟弘旿所画之京畿水利图卷能够略窥路过之水道,想象昆明湖到玉泉山这段河流的沿途风光。前文提及,这里沿途有很多农田,是从来关怀稼穑的乾隆最能就近察看农作的处所,他曾作过一百七十多首诗吟咏这段舟行所见之景,并且常常在吟咏之间带出关怀稼穑的表情,如十七年作“玉带长桥接玉河,雨余拍岸水增波,燕京八景是哪些景致静明园古林泉秀,便趁安逸一晌过,两

(编辑:admin)
http://neiparts.com/yuquanbaotu/8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