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从杭州赶上青岛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8年12月04日

  等枣树叶落,枣子红完,西冬风就要起来了,北便利是沙尘灰土的世界,只要这枣子、柿子、葡萄,成熟到八九分的七八月之交,太液秋风阵阵凉是北国的清秋的佳日,是一年之中最好也没有的Golden Days。

  在北京还称作北平的光阴里,秋色似乎愈加诱人,那时的秋天是什么样子,我们只能跟从前人的文字浮想联翩。

  那些生果,无论是在店里或摊子上,又都罗列的那么都雅,果皮上的白霜一点也没蹭掉,而都被摆成放着香气的立体的图案画,使人感应那些果贩都是些艺术家,他们会使美的工具更美一些。

  至于那些怒放的花花卉草,喇叭花的紫斑白边,指甲草的娇红带粉,野菊花的黄如金盏,萆茉莉的白花红点,俗名叫做抓破脸儿,还有那“一架秋风扁豆花”淡紫色的星星点点……这都是开在夏尾,盛在秋初,点缀得陋巷人家,秋色如画了。

  一进院门,种棵歪脖子枣树;北房山墙上,种两棵老倭瓜;屋门前种点喇叭花、指甲草、野菊花、草茉莉……总之,秋风一路,那可就热闹了,会把小院点缀得五颜六色,那真是秋色可观,虽在帝京,也饶有田家风味。

  北方的果树,到秋天,也是一种奇景。第一是枣子树,屋角,墙头,茅房边上,灶房门口,它城市一株株地长大起来。像橄榄又像鸽蛋似的这枣子颗儿,在小卵形的细叶两头,显出淡绿微黄的颜色的时候,恰是秋的全盛期间。

  何况,他们还会唱呢!他们细心的把摊子摆好,尔后用洪亮的嗓音唱出有腔调的“果赞”“唉——一毛钱儿来耶,你就挑一堆我的小白梨儿,皮儿又嫩,水儿又甜,没有一个虫眼儿,我的小嫩白梨儿耶!”歌声在香气中颤动,给苹果葡萄的静丽配上音乐,使人们的脚步放慢,听着看着嗅着北平之秋的斑斓。

  秋天,这北国的秋天,若留得住的话,我愿把寿命的三分之二折去,换得一个三分之一的零头。

  街上的地摊和果店里都陈列出只要北平人才能逐个叫出名字来的生果。各类各样的葡萄,各类各样的梨,各类各样的苹果,曾经叫人够看够闻够吃的了,恰恰又加上那些又都雅好闻好吃的北平特有的葫芦形的大枣,贫苦涩脆的小白梨,曾经辨不清哪一种香味更好闻,哪一种颜色更都雅,轻轻的有些醉意了!太液秋风阵阵凉

  同时,良乡的肥大的栗子,裹着细沙与糖蜜在路旁唰啦唰啦的炒着,连锅下的柴烟也是香的。“大酒缸”门外,雪白的葱白正拌炒着肥嫩的羊肉;一碗酒,四两肉,有两三毛钱就能够混个醉饱。高粱红的河蟹,用席篓装着,沿街叫卖,而会享受的人们会到正阳楼去用小小的木锤,悄悄敲裂那毛茸茸的蟹脚。

  北屋阶下摆布花池子中,种了两株铁梗海棠,满树嘉果,粒粒都是半绿半红,喜笑容开。南屋屋檐下,几大盆玉簪,更显其亭亭出尘,边上可能还有一两盆秋葵,淡黄的蝉翼般的花瓣,像是起舞的秋蝶。

  中秋前后是北京一年中最美的时节,仿佛有一种味道融入空气,告诉我们秋天来了,迟早清香的气息,套上长袖衣服后深深的呼吸一口,满足而结壮的感受。

  北国的槐树,也是一种能使人联想起秋来的点缀。像花而又不是花的那一种落蕊,晚上起来,会铺得满地。脚踏上去,声音也没有,气息也没有,只能感出一点点极微细极柔嫩的触觉。

  秋天,无论在什么处所的秋天,老是好的;可是啊,北国的秋,却出格地来得清,来得静,来得悲惨。我不远千里,要从杭州赶上青岛,更要从青岛赶上北平来的来由,也不外想饱尝一尝这“秋”,这故都的秋味。

  中秋前后是北平最斑斓的时候。气候正好不冷不热,日夜的长短也划分得平匀。没有冬季从蒙古吹来的黄风,也没有伏天里挟着冰雹的暴雨。天是那么高,那么蓝,那么亮。西山北山的蓝色都加深了一些,每天薄暮还披上各色的霞帔。

  在北平即便不出门去吧,就是在皇城人海之中,租人家一椽破屋来住着,晚上起来,泡一碗浓茶,向院子一坐,你也能看获得很高很高的碧绿的天色,听获得青全国驯鸽的飞声。从槐树叶底,朝

(编辑:admin)
http://neiparts.com/yuquanbaotu/8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