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禁又惊喜而呼:那在内蒙古准格尔旗一带的“渝林”古塞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8年11月21日

  此刻,峰影如燃的西天,还洗澡在一派庄重肃穆的夕照余霞中。回看北天,却又灰云蒙黎。透过如林插空的千百峰嶂,模糊可见有一片雨雪,纷扬在遥远的天底下,将崎岖的山峦,织成茫茫一白。意兴盎然地回身西望,不由又欣喜而呼:那在内蒙古准格尔旗一带的“渝林”古塞,竟远非人们所想像的那般遥远!从居庸塞望去,它不正“只隔”在云海茫茫中耸峙的“数蜂”之西么?

  诗意为,行至居庸关时还能听到杜鹃的啼叫,黄昏时分在溪水旁饮马.通过关隘之后,在那千山之外,却已是雨雪纷飞了.回望关内,居庸叠翠古诗的翻译西边和榆林也只隔了几座山岳罢了.

  起句看似平平叙来,并末对诗人置身的关塞之景作具体描绘。但对于熟悉此间形势的读者来说,“居庸关”三字的跳出,正有一种雄关涌腾的高耸之感。再借助于几声杜鹃啼鸣,便觉有一缕辽远的乡愁,浮升在诗人的高岭独伫之中。驱马更行,峰回路转,在暮霭四起中,忽遇一带山泉,从峰崖高处盘曲来泻,顿令诗人欣喜不已:在这塞外的山岭间,竟也有南国般清冽的泉流,正可放马一饮,聊解旅途之渴。站在潺潺的山泉畔,遥看苍莽的远夭,又见一轮红日,正沉向低低的地平线。那犹未敛尽的余霞,当还将远远近近的山影,辉映得明荧如火——这即是“饮马流泉夕照低”句所展示的塞上奇景。清亮、洁白的泉流,令你忘记身在塞北;那涂徐而奏的泉韵,几乎如江南的丝竹之音惹人梦思。但“坐骑”恢恢的嘶鸣,又当即提示你这是在北疆。由于身在山坂高处,那黄昏“夕照”,也见得又圆又“低”,,如斯高远清奇的苍莽之景,就决非能在烟雨霏霏的江南,所可领略获得的了。

  榆林:榆林堡。在居庸关西五十五里。清·顾炎武《昌平山川记》:“永乐二十二年四月己酉,上亲征,驻跸唐家岭,以四日至嚣庸关。其疾行则一日而至榆林,榆林在岔道西二十五军。”[2]

  朱彝尊晚年无意仕进,以平民之身载书“客游”,“南逾岭,北出云朔,东泛沧海,登之褱,经瓯越”,为采访山水奇迹、搜剔残碣遗文,踏谊了大半个中国(见《清史稿文苑传》)。此刻,他独立于北国秋冬的朔风中,倾听着凄凄而啼的子规(杜鹃)之鸣,事实在浮想些什么?是震讶于这“古塞之一”的居庸关之险酸——它高踞于军都山间,两峰夹峙,望中尽为悬崖峭壁,不愧是扼卫京师的北国雄塞?仍是思念起了远在天外的家乡嘉兴,那鸳鸯湖(南湖)优势情动听的船女棹歌,或摇摆在秋光下的明艳照人的满湖莲荷?于是这向风而啼的“子规”,听来也额外无情了:它也似在敦促着异乡游子,快快“归”去么?

  不外最令诗人惊讶的,仍是塞外景象形象的寥廓和峻美。此刻,峰影如燃的西天,还洗澡在一派庄重肃穆的夕照余霞中。回看北天,却又灰云蒙黎。透过如林插空的千百峰嶂,模糊可见有一片雨雪,纷扬在遥远的天底下,将崎岖的山峦,织成茫茫一白!“雨雪白飞千嶂外”句,即展示了那与“饮马流泉夕照低,所迥然分歧的又一奇境——剪影般的“千嶂”近景后,添染上一笔清莹纯洁的“雨雪”作布景,更着以一“飞”字,便画出了一个何等寥廓、案洁,竣奇而不失轻灵流动之美的世界!

  居庸关:在北京市昌平区西北,为长城主要关口。《嘉庆一统志·顺天府》:“居庸关,在昌平州西北,去延庆州五十里。关门南北相距四十里,两山峡峙,巨涧中流,悬崖峭壁,称为绝险,为历代兵家必争之地。山峦间花木郁茂葱翠,犹如碧浪,因有‘居庸叠翠’之称,为‘燕京八景’之一,”

  朱彝尊:号竹诧,又号西区舫,惊风亭长,晚称小长庐垂钓师,浙江秀水(今嘉兴)人。少肆力古学。博极鲜书。客游南北,所至以搜剔金石为事。1679年招考博学鸿词科,官翰林院检讨,加入修纂《明史》,后充日讲官,入值南书房。

  居庸关上,杜鹃啼鸣,驱马更行,峰回路转,在暮霭四起中,忽遇一带山泉,从峰崖高处盘曲来泻,顿令诗人欣喜不已:在这塞外的山岭间,竟也有南国般清冽的泉流,正可放马一饮,聊解旅途之渴。站在潺

(编辑:admin)
http://neiparts.com/jiyongdiecui/3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