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必没有一个有骨气的士人会原谅他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8年12月03日

  原题目:宋代的“文娱圈”:女艺人每天能挣两千多《宋稗类钞》中提到一位糊口于宋孝宗期间的屈姓歌伎,自幼父母双亡,被舅舅送进南京的新瓦当学徒,跟从师傅进修音乐和跳舞,十年后学成身手

  其实钱柳之恋,并非如人们想象的那么浪漫,蓟门朝士几须眉那么才子佳人,这是一桩各取所需的生意。柳如是骄气十足,虽入娼籍,却有侠客性格。王国维更是夸奖她:“幅巾道服自权奇,兄弟相呼竟不疑,莫怪女儿太鲁莽,蓟门朝士几须眉。”她先是和松江名流陈子龙有过一段恋情,分手后,立誓要寻找比陈子龙更出名气的士人。而她选中钱谦益恰是如斯,一个贪名,一个贪色,故此成绩了一段姻缘。而柳如是嫁钱谦益时,年仅24岁,钱已愈花甲。老汉少妾,即便花前月下秀浪漫,想必也会令人倒胃。公然,他俩的连系,以至惹起乡邻的不满,在他们从杭州回常熟时,不满的人群以至用石头、瓦片砸向他们归巢的兰舟。

  看看《东京梦华录》里列举的北宋末年开封文娱业的演员就晓得了,总共七十二名当红艺人,至多一半是女的,例如表演歌舞的李师师、徐婆惜、封宜奴、王京奴、安娘、俏枝儿、杨总惜、周寿奴、张真奴、杨望京,表演杂剧的朱婆儿、俎六姐,表演傀儡戏的张臻妙、温奴哥,以及平话的文八娘、王颜喜、盖中宝此中的李师师就是北宋最出名的歌伎,曾被宋徽宗疯狂追求,传说后来还进宫做了嫔妃(拜见《大宋宣和遗事》亨集)。

  说起江左三大师钱谦益、吴伟业、龚鼎孳,必让人联想起失节、贰臣、江浙五不肖这些难听的字眼。明显,降清是现实,贰臣是脱不了相干的,但他们的行为真的不齿到令人悔恨吗?这大概也未必。只是从一而终的思惟,是前人恪守的道德尺度,所谓饿死事极小,失节事极大。故此,失节被人悔恨,对前人来说,自是情理之中。

  《宋稗类钞》中提到一位糊口于宋孝宗期间的屈姓歌伎,自幼父母双亡,被舅舅送进南京的新瓦当学徒,跟从师傅进修音乐和跳舞,十年后学成身手,能本人谱写新曲,经她改编的保守舞曲《柘枝舞》极受观众接待,一天能演七八场,剧院老板给她分成,平均每天能挣二十多贯。

  宋朝的文娱场合里却有一些很是出色的绝活儿,艺人们能够让蚂蚁、青蛙、乌龟、螃蟹为观众表演节目。

  杂剧是戏剧的一种,有长有短,长的分成良多集,需要十几天才能演完,短的分成若干段,每段用一个调子来演唱。

  日本艺伎收入很高,宋朝的歌伎收入也不低。《宋稗类钞》中提到一位糊口于宋孝宗期间的屈姓歌伎,自幼父母双亡,被舅舅送进南京的新瓦(宋朝南京最大的文娱场合)当学徒,跟从师傅进修音乐和跳舞,十年后学成身手,能本人谱写新曲,经她改编的保守舞曲《柘枝舞》极受观众接待,一天能演七八场,剧院老板给她分成,平均每天能挣二十多贯。

  宋朝文娱业很是发财,达官权贵和殷商大贾家里往往养着私家的文娱班子,包罗唱曲的歌伎、跳舞的舞伎、演剧的优伶、平话的先生。苏东坡有一好伴侣名叫陈季常(对,就是阿谁怕妻子的“河东狮吼”),既是官二代(其父亲陈希亮做过凤翔知府,是苏东坡的顶头上司),又是大商人(常年贩运丝绸和药材),家里很是有钱,晚年在湖北黄州假寓,光歌伎就养了三十名。元兵攻宋以前,文天祥家里也养着一整套文娱班子,《宋史》上说他“性奢华,生平自奉甚厚,声伎满前”,意义就长短常懂得享受,吃饭的时候有丫鬟侍候,喝酒的时候有歌伎扫兴。豪宕派词人代表辛弃疾就更不消说了,他蝉联高官,俸禄优厚,在江西铅山盖别墅,小妾养了六个,歌伎养了十一个,舞伎养了三十六个。

  以宋朝为例,北宋首都开封“中下之户不更生男,生女则爱

(编辑:admin)
http://neiparts.com/jimenyanshu/814/